【送报纸歌民族团结】台媒:蔡英文口不择言 只会“抹红抹黑”


发布时间:2020-10-21 17:41:43 阅读量:8242 作者:俞宇

民进党这些说法,在亲绿媒体和地下电台的密集传播之下,不只使得绿营选民深信不疑,甚至连不明究理的中间选民也受到一些影响;但三年多下来,事实证明这些指控纯粹是一派胡言,不只没有任何证据,而且往往和事实恰好相反送报纸歌民族团结。举例来说,这三年来两岸签署15项协议,内容包括经济、租税、观光、医疗合作、农渔合作、司法等范围,试问有哪一项牺牲主权?又有哪一项出卖台湾人民?蔡英文总应该举出一些证据。

民进党全代会日前移师台中,蔡英文除了以“出卖”台湾人民的严厉字眼炮轰马“政府”,还抨击“完全执政、完全失败”,并把大陆的崛起视为台湾民主的最大威胁送报纸歌民族团结。如此不符事实的指控,非但突显蔡英文看似理性、实则偏执的人格特质,更证明民进党至今毫无长进,仍然以“抹红”的手段抹黑国民党。

文章摘编如下:

民进党在2008年“大选”之前,大肆散播如果马英九当选“总统”,一定会出卖台湾,导致“查某找无尪,查甫找无工,做兵要去黑龙江”;去年在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签订之前,民进党又同样痛斥ECFA会出卖台湾、矮化“主权”、牺牲弱势者及农工阶级、造成大量产业出走潮,使台湾失业更严重。

再以民进党一直强调的农业为例,ECFA签订之后,农产品销往大陆税率大为减少,今年前6个月,石斑鱼销大陆成长5.84倍;秋刀鱼成长7倍;一至7月整个农产品销往大陆成长2.6倍,而且没有多开放一项大陆农产品进口,试问,对台湾的农民究竟是有利?还是不利?

令人痛心的是,一向以理性自诩的蔡英文,不断声称自己要打一场“不一样的选战”,但检验她的言行,跟传统的民进党政客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对于国民党只会用不负责任的指控、“抹红”或“抹黑”,而不能客观检验国民党的政策。

像是蔡英文经常骂马英九“无能”,如今又指责国民党“完全执政、完全失败”。真有民进党形容的那么差吗?以失业率为例,由于金融海啸的影响,全球经济衰退,以出口为经济成长主力的台湾,自难幸免,失业率一度飙高也是事实;不过,马英九上任3年多来,创造25万个工作机会,失业人数新增6万;而陈水扁8年来只创造5万个工作机会,失业人数新增22万,能说马英九“无能”?

再拿米酒来看,当年飙到新180元(新台币,下同)一瓶,民进党执政时期,不敢跟欧美交涉,米酒价格始终居高不下;但马英九上任后,积极与海外协调,硬是变“不可能为可能”,将米酒价格一瓶降为25元。另外,像诈骗案,当年几乎无人不受其害,民进党执政时期最多一年有4万多件,金额高达180余亿元,但民进党一直拿不出有效办法,只是让犯罪集团在两岸之间流窜。马英九上任后,透过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去年已降至2万多件,诈骗金额也降为60多亿元,虽然还不能使人完全满意,但是这些民进党做不到的事,国民党都做到了,试问哪个政党“无能”?还用争辩吗?

总之,蔡英文口不择言,不只证明她没有台湾地区领导人应有的格局与高度,更显示她的理性、冷静、温和,其实都只不过是假面具。

改组内阁、杀几个“替罪羊”往往是日本首相寻求自保的“杀手锏”送报纸歌民族团结。但“杀手锏”用多了,效力已大打折扣。野田内阁的支持率已跌至两成左右,年初的第一次内阁改组没有起到作用,此次改组恐怕也很难奏效。随着6月21日本届国会结束日期的临近,野田下台或许已不再是传说。

于是乎,一系列矛盾产生了。当事后崇祯得知,自己的天威竟然远远比不上臣子袁崇焕区区一纸书信时,他难以遏抑的盛怒为何只对着袁崇焕倾泄、却浑忘了追究让袁崇焕知情的人和这个主意的发明者──吴三桂?不但不追究,反而升其官,着其接替袁崇焕?剧中字幕说,“此时一个阴谋在吴三桂心中形成”,彷佛是指他有暗中取代袁督之意,但以吴之精明乖巧,他会愚蠢到不惜考虑自个儿的身家利害、不怕杀头、私自撺掇袁崇焕给千里之外正在谋反的旧部下写信吗?天下竟有如此捡芝麻丢西瓜的“阴谋”?这符合起码的情理吗?

三要严格审查和处置党员干部违反党纪政纪、涉嫌违法的行为,严肃查办贪污贿赂、买官卖官、徇私枉法、腐化堕落、失职渎职案件。

虽然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作为一种正式理念和官方表述是近几年才提出的,但从其精神实质而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开端却可以追溯至40多年前毛泽东和尼克松的会晤。1969年,来自加州的理查德德•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他所面对的最棘手外交问题就是如何结束越战并体面地从越南撤军,以及如何应对日益咄咄逼人的苏联勃列日涅夫政府,扭转美国在美苏冷战中日显颓势的处境。此时,中苏关系也开始恶化。

然而,还不到24小时,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院长潘涛就对上述研究结果公开提出了质疑。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机动车尾气是造成北京空气污染的主要污染源之一,这是“毋庸置疑的”。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甫上任即展开党内人事改组工作。4日苏贞昌办公室主任公布,由前“政务委员”林锡耀出任民进党秘书长,3名副秘书长为前“立委”林育生、前“立委”李俊毅、前民进党发言人林右昌。民进党政策会执行长则由前“陆委会主委”吴钊燮出任。虽然这只是第一波人事布局,但民进党各派系人马“雨露均沾”,可见苏贞昌用心良苦。

一直有人猜测,中国终于迎来“雷曼兄弟时刻”,但正确类比是许多二线城市正接近“迪拜时刻”。(作者乔纳森·沃策尔和杰弗里·陶森,汪析译)

根据笔者观察美国和台湾企业的经验,两边企业文化的确不同。华人企业中,“威权领导”仍是主流,影响所及,许多部属不敢提出比上司更佳的想法,深怕损及上司面子。不少员工也不敢挺身承担高风险性的任务,深恐无法容错的企业文化反而将自己的仕途毁于一旦。很不幸的是,新想法和容错心态,都是创新或高绩效企业的“氧气”。这在美国硅谷是家常便饭,但在台湾工作者如果能够找到这样的企业栖身,则感恩不尽。所以企业主在抱怨台湾人才难寻时,是否能够反躬自省自家企业文化有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创意和勇于任事?也因而笔者大力提倡,台湾企业要先转化自身的环境,让员工的潜能发挥出来,台湾经济也才有更上一层楼的空间。是的,台湾没人才,造就经济不佳。但是,是不是环境让人才无法发挥?让人才都成不了人才?这才是更深层更根本的问题。

英文 民进党 台湾

上一篇: 外媒:美军事打击极端组织只能治标 还需多管齐下

下一篇: 外媒:“习李体制”已从法理和程序上正式确立


来自保定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所有的关心都来源于喜欢。 回复
来自徐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所有的关心都来源于喜欢。 回复

  •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对于人际关系,我逐渐总结出了一个最合乎我的性情的原则,就是互相尊重,亲疏随缘。我相信,一切好的友谊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刻意求得的。我还认为,再好的朋友也应该有距离,太热闹的友谊往往是空洞无物的。 回复

  • 来自个旧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1
    聪明人嘲笑幸福是一个梦,傻瓜到梦中去找幸福,两者都不承认现实中有幸福。看来,一个人要获得实在的幸福,就必须既不太聪明,也不太傻。人们把这种介于聪明和傻之间的状态叫作生活的智慧。 回复

来自雅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悲伤是饼干,安静地发霉,过三天它就会变成漂亮的绿色霉斑,不能吃下它,也可以拍张照片做纪念。 回复
来自义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人生遇到的每个人,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认识,就会有不同的结局。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回复

  • 来自秦皇岛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消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 回复

  • 来自常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转身就爱别人。 回复

  • 来自宝鸡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我不怕等,不怕老,不怕死,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我喜欢的人爱上了别人。 回复

  • 来自磐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没有爱的生活就象一片荒漠,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要“学会爱别人其实就是爱自己”,让爱如同午后阳光温暖每个人的心房。 回复

随机资讯 法国社会学家:示威活动何以席卷多国? 英媒文章:疫苗研发是人类与病毒的竞赛 美媒文章:美国与中国“脱钩”的愚蠢之 港媒文章:永远不要做空中国 参考快评 | 中国妨碍西方研发新冠疫 美媒文章:美国国家形象进一步走向衰落 参考快评 | 哪是“带头大哥”?别做 港媒文章:美“双标”对待抗议活动凸显 参考快评 | 美国这轮政治操弄,惠及 哈佛学者:后疫情时代,城市摆脱危机有 台媒:媒体的一知半解比无知更可怕 日方挑衅愈演愈烈 中国军方一周两次强 金沙炒九千外雇力留澳门人 酒店赌场暂 台媒:后查韦斯时代 拉美左派或群龙无 李克强首份政府工作报告受瞩目 在改革 百家申遗:文化异变 民族传统商标化? 安倍欲借力美国拉团遏华 中国应防止被 台报:“大陆因素”成民进党主席之争风 美华媒:从传统中挖掘特色 七夕节应更 京港洽谈会下月召开 两地业界探讨应对 南洋商报:中国频现“土豪” 炫富自砸 澳媒认为:疫情后中国全球影响力将扩大 欧洲时报:9.11十年祭 反恐合作须 台报:台湾须审慎看待拼加薪的经济迷思 星岛日报:希腊、意大利救市成欧债纾困 法华媒:英国高官何以“羡慕”中国式养 台湾联合晚报:国有化 美不能说的禁忌 港媒:乞丐职业化 沪警方吁向"地铁丐 职场不相信爱情 东方时报:日媒盛赞中国春节催活日本经
热门专题